两口子坚持一线上班17天,3岁女儿以为爸妈旅游去了

上游新闻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王渝凤/文、图

没人来领物资的时候,杨玫总会偷偷地看手机,前些天还随时随地打进来的电话,这两天没了动静。

杨玫今年30岁,是交通开投公交集团北部公交后勤保障工作人员。打电话的是她3岁半的女儿嘟嘟(化名),自防疫工作开始以来,为了全心投入工作,杨玫和爱人把外婆外公接过来每天带小孩,两口子则心无旁骛去上班。

早上6点半出门,晚上10点到家,出门时女儿还没醒,到家时女儿又睡着了。

最开始,外婆每天中午还会打视频电话,到这两天外婆却无奈地说,“接通了电话娃儿哭得伤心,不打还好一些。”

杨玫的丈夫是北部公交信息中心网络信息维护员,在防疫工作开始后,负责对公交数据进行分析,为乘客的及时出行,提供全方位的数据保障。

▲工作中的杨玫

她为一线员工发放抗疫物资

1990年出生的杨玫大学毕业后,就成了北部公交公司负责后勤保障的一名员工。

3岁半的女儿嘟嘟刚好是最需要父母的,原本她计划在春节期间,带着女儿来一趟亲子旅行。

机票、酒店、相机、漂亮的衣服……这一切,从1月20日开始,从她的计划中划走。

“钟南山院士都呼吁大家不要出门了,我也不能出去,更重要的是,如果抗疫需要,我要去一线。”杨玫把想法告诉了父母,得到了他们的支持。和同事一起为公交车驾驶员筹措口罩、消毒液、酒精、手套,很快这些物资迅速进入杨玫管理的仓库。

2月7日清晨,杨玫的办公室里又来了几位领物资的工作人员。

“一包,两包,一共100个口罩,两瓶消毒水,注意使用方法,在这里签字……”杨玫将疫情防控物资递交给前来领取物资的渝兴分公司工作人员。

从1月23日截止2月7日,经她手发出的口罩已有8126个,手套1700副,消毒液460瓶,酒精232瓶 。

▲杨玫的工作是对防疫物资进行管理和发放

为公交运营提供大数据

公交车间隔多长时间发一班,这个时间是用大数据精准计算出来的。杨玫的丈夫席海翔就在北部公交公司从事这份工作。

席海翔今年34岁,2018年重庆公交引入车载移动支付、卡机升级换代后,就由信息技术人员们进行负责。

从1月23日以来,席海翔的工作除了紧盯着电脑分析数据,就是要把这些数据折射出来的信息及时提供给公交公司,对公交的运营调整作数据支撑。

过去,公交公司都是召开现场工作会,而防疫工作开始后,为了人员不聚集,席海翔运用专业知识,给大家建立起一套视频会议系统,为疫情防控期间保持信息畅通、保障线上防疫工作打通了通道,确保信息及时上传下达、落实到位。

“马上生产企业也要复工了,我还要运用大数据分析,让监控中心和各调度点能够实时掌握企业周边公交站场的客流情况,合理安排发车间隔,为市民出行提供便利。”席海翔说。

▲工作中席海翔

女儿不再吵着找爸妈期盼团圆那一刻

防疫开始后的17天,席海翔觉得日子很长,“不能马虎大意,对数据分析一定要精准。”

席海翔说,每天早上两口子六点钟就要起床,洗漱完毕吃完早饭后出门,女儿那个时候还在梦乡,等到工作全部做完,妻子那边给公交车发放的消毒工具到位了,回家都接近晚上10点了。

“白天晚上都见不到,以至于女儿打电话来问我,爸爸你是不是和妈妈出去旅行了。为了减少女儿的牵挂,外婆白天已经不给我们打视频电话了。”外婆的话席海翔和杨玫都明白,孩子还小,她总是期望,电话挂了就能看到爸妈。

望着手机屏幕上女儿的照片,再看看眼前堆着的等待发出去的物资,杨玫又振作了精神,“我相信,抗疫胜利的曙光即将到来,我们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不会太远了。”

▲想孩子了,就看看手机里的照片。

人物对话>>>

守护一线职工的安全

我不能退缩

这对夫妻同在一家公司,却只在上下班途中同行。疫情防控阻击战上,他们虽然分工不同,却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坚守着。

杨玫告诉记者,每天回家,三岁半的女儿都睡得很可爱,闻着女儿身上的奶香味、看着她长长的睫毛,再疲惫的身心,都能迅速恢复。

“我是主动请战的,关键时候,我是党员不能退缩。我知道从我手里发出去的每一个口罩、每一副手套,都是在守护我们一线职工的安全!”杨玫说。

8日中午时分,杨玫独自躲在文件柜角落,滑动着手机相册里孩子的照片,看了一遍又一遍,依然没勇气给孩子打电话。

“我听不得她的声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