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中国医疗耗材之都”:一个口罩都没有,全部供武汉

央广网河南分网2月8日消息(记者彭华)河南,长垣丁栾镇,这可能是最没年味的一个元宵节了。夜里,镇子里的工厂灯火通明,机器飞转。

凌晨1点,口罩厂职工王娜刚刚下班,路上已经空无一人。作为河南长垣丁栾镇一家医疗耗材企业的管理人员,王娜不断接到来自全国的求购口罩的电话,“别问了,一个都没有,全部供武汉。”

镇上另外一家口罩厂的销售员李彪也在不断对求货者说着“抱歉”,“全镇所有厂子都想方设法提高产能,目前疫情形势这么严峻,缺口非常大。”

(元宵节,河南长垣口罩工厂三班倒赶工生产)

刚荣升县级市不久的河南长垣市,被授予“中国医疗耗材之都”,全国一半以上的一次性医疗耗材在这里生产。

如今,在新冠疫情笼罩下,整个中国口罩紧缺,对丁栾镇的大小企业来说,为全国供货成了义不容辞的重大使命。来自阿里巴巴“防疫直采全球寻源平台”的消息,海外的防疫物资也日益紧缺,一枚N95口罩在日韩当地被炒到了百元人民币。

“我就是湖北的,父母在老家都被隔离了。”长垣镇驼人集团副总裁张国说,从大年初二开始,“我就住在厂子里”,来自全国各地医院的救护车堵在厂门口,拿着公函等着提货。

工厂给员工提供了免费食宿,加了三倍工资,但员工还是压力大,“日均工作十个小时以上,见不到父母孩子。”

2月5日上午,驼人集团第三批总价值共约1400万元的医疗物资发车,驰援湖北。

华西卫材公司的职工李江丽已经连续工作了12个小时。公司每天把饭送到楼下,她花十几分钟吃完,再马上回到流水线上,除了上厕所,没有一步离开过生产线。李江丽说,腊月25放假之后,26号就被通知来厂里上班了。

“赔死也要生产,累死也要干!”这是河南飘安集团党委书记陈广法这些天的口头禅。

在健琪医疗公司,有一次开会,因为压力太大,中高层领导多半都哭了。员工从初一开始上班,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。

(丁栾镇一堵车,全国医疗器械市场要断货)

大多数人都知道河南长垣是厨师之乡。如果不是新冠疫情,长垣的另一个名字“中国医疗耗材之都”将无人知晓。

长垣是全国最大的医疗器械和卫生材料生产基地,产品覆盖全国80%的市场,市场占有率达60%。

而长垣医疗器械的龙头就在丁栾镇。丁栾镇“十里长街”上,散布着数百家医疗器械公司。医疗行业有个比喻:丁栾一堵车,全国医疗器械市场要断货。

当地不仅有医疗生产企业,更有物流配送120余家企业,形成了从研发到物流的完整产业链。

本次新冠疫情,丁栾镇开足马力为全国生产医疗器材。驼人集团,正是当地医疗生产企业的典型代表。从2万元起家发展到如今年营收40多个亿。

疫情笼罩下,医疗原材料的价格也涨得超出想象。原来口罩专用材料市场价格1.8万元/吨,现在价格是2.9万元/吨,但依旧很难买到货。物流是另一个大问题,因为其他物流公司都停工了。健琪医疗最近仰仗的发货渠道主要是顺丰,驼人集团发货是邮政。

当地健琪医疗董事长田书增说,健琪医疗每天开足马力生产,但因为原材料价格问题,每天亏损3-5万元。

为了让丁栾镇这样的中小企业的生产和销售不堵车。2月5日,阿里巴巴开通了“防疫直采全球寻源平台”,通过这个平台,全球企业上传的医疗物资供应信息,将与平台发布的需求信息进行匹配,最大限度寻找货源、扩大产能;再由阿里巴巴直接采购,将医用口罩等紧缺防疫用品,定点送往疫情防控一线特别是医院。

截止2月6日,一天内来自180个国家及地区的300万人参与物资寻源,近700多家国内外商贸及生产企业提供了医疗物资供应信息。